法国还有希望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法国还有希望吗?

姚蒙 | 法国资深媒体人

发布日期:2019-04-18

从“黄马甲”运动打砸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百年老店福盖餐厅,到市中心著名的圣叙尔皮斯教堂起火,最近法国确实厄运连连。

4月15日是法国人的国殇日:巴黎圣母院燃起了熊熊大火。

著名学者吕齐尼写道:“不可能的事发生了。”法国总统马克龙说道:“那些我们常常认为是无法摧毁的也会被摧毁。”而作为法国历史、文化象征的巴黎圣母院被火肆虐,是不是也象征着法国社会与文化也在经受着严峻考验?

确实,天有不测风云。巴黎圣母院起火的原因据初步调查还是事故。但这样重要的历史建筑、这么精美的文化遗产难道就因为一次翻修工程就被火毁了?这样的施工、这样的疏忽难道背后没有更为深层的原因?从“黄马甲”运动打砸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百年老店福盖餐厅,到市中心著名的圣叙尔皮斯教堂起火,最近法国确实厄运连连。

从经济大局看,法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近年来不断下滑,从占世界第四、第五位下滑至2019年的第七位,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印度、英国之后;按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算,排在第21位。法国的经济增长率也比欧盟平均增长率的2.5%低,只有2.2%。与此同时,法国的失业率高达8.8%,比欧盟平均6.5%的失业率高出2.3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德国的3.2%、荷兰的3.6%、英国的4%、比利时的5.6%等都比法国强许多。而法国的公共财政赤字也在欧元区规定的占国民生产总值之3%以上,比德国等要差。

与经济发展有关的是公共财力严重不足,为削减公共赤字法国当局不得不紧缩预算,面对4.5万个历史建筑、文化遗产,法国可以动用的维护维修预算也只是3亿多欧元。巴黎圣母院已年久失修,这次翻修本来要持续20年,原因就是不可能一下子投入许多钱,没想到本是保护性修缮,却引出了毁灭的大火。

如何摆脱这一经济增长缓慢、经济活力不足、失业人口众多、财政赤字高企的局面,无疑是法国面临的首要严峻考验。

从社会大局看,近年来法国年社会保险赤字高达10亿欧元左右,贫困人口近10年来从440万人增长至500万,从占居民人口总数的7.3%升至8%。与此同时,社会安全形势恶化,犯罪率也升至千分之50以上,每天平均发生多达1000起人身侵犯案件。在巴黎与巴黎大区,针对游客的偷窃抢劫案件不断,更加强化了人们的不安全感。

针对法国社会形势的恶化与居民购买力的下降,“黄马甲”运动从去年底抗议政府燃料税开始席卷全国,到现在已经不间断地连续了22周。每周六的游行示威抗议,伴随着大量的街头打砸抢暴力行为,破坏了大量公共设施与商家,对法国各大城市的商业与经济造成直接冲击,也对法国总统与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与此同时,移民问题、不同种族间的文化冲突问题、恐怖袭击问题等都不断侵扰着已经恶化的社会环境,导致人们的危机感越来越强。

如何缓解社会压力、平息“黄马甲”运动、改善治安环境、缓和低收入群体怒气、削减社会保险赤字、处理好移民与伊斯兰异质文化等问题,是法国面临的第二个严峻考验。

从政治大局看,法国正在经历着一个传统党派影响力不断下降、右翼极端势力、民粹主义势力不断上升的极端。加之马克龙总统借总统大选之高票数高民意而迅速、强力推进一系列深层改革,触及了不少社会阶层、群体的根本利益,引起了强烈反弹。

根据此前一系列民意测验,法国人普遍认为当政者难以体会与解决人们所关心的日常问题,这是过去很少有过的现象。法国媒体一度形容马克龙是“没有军队的统帅”。

如何推动政治改革、如何赢回民心,是时下法国面临的第三个严峻考验。

偶然性导致的巴黎圣母院大火揭示了法国社会深层的危机。这一危机虽然可以从经济、社会与政治三个维度的各种数据来分析,但更多折射出法国人心态的深刻变化:

从19-20世纪工业化、殖民化时代的高财富高收入高福利社会的富足心理,到21世纪世界一体化、经济全球化的严酷竞争,法国人感受到的是不断的失落与前景的暗淡。

眼看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发展和世界格局的大幅改变,西方国家原有的优越感、话语权不断丧失,加之北非与非洲地区的动荡带来的大量移民的涌入,不同质的文化冲突不断出现(法国有些街区已全然伊斯兰化了),悲观的法国人越来越多了!

法国媒体评论说,看着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失落与无助感”(《费加罗报》语)和一种“无法理解的愤怒”(《巴黎人报》语)。

虽然司法调查会最终确定原因,但无论什么都解释不了这场大火,因为这焚烧的是“法兰西的灵魂”(著名文化节目主持人、作家S.贝尔纳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语),是“法兰西历史与文化的象征”(马克龙总统语)。

厄运连连,法国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

那倒不至于,因为法国还有较强的自我调节能力。

马克龙政府仍将艰难地继续推行改革。

马克龙从一无所有开始、率领一个匆匆组建的新政党而击败了左右翼各大政党,赢得了总统大选与国民议会选举,从而打开了法国政治新局面。他在执政后的短短两年里,就进行了有关劳工法、教育、税务、就业体制、失业体制、培训体制、商业销售、社会保险、养老保险等领域里的一系列深层改革,有些改革在过去几届总统任期内曾经受到强大阻力、无法继续,有些改革过去被认为是无法想像的。这样的深层改革是法国社会所急需的,虽然遇到了重大阻力与各种示威运动,但马克龙已经表态:绝不停止改革步伐。

面对“黄马甲”运动,马克龙展现出了政治手腕与过人的精力。他推出了全民大辩论运动来应对“黄马甲”运动,让所有法国人发表意见、诉说不满,自己则在80天里去了法国各地亲自参加了14次辩论会议,与2310名地方民意代表及议员、1000名年轻人代表、60个知识分子代表、350名妇女代表、55个孩子等见面讨论,回答了他们各类问题。每次会议长达6-8个小时。他回答的问题涉及到法国各个领域、各个层面,事无巨细他都亲自作答,媒体由此评论他似乎又参加了一次总统大选,其民意支持度开始止跌回升。

法国政治、法律体制依然能正常运转。

尽管人们抱怨、抗议与质疑不断,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体制依旧基本稳固。“黄马甲”运动虽仍在持续,但人数在不断下降,影响力在不断减少。支持马克龙的政党依旧掌握着议会的多数,马克龙总统职位仍然稳固。

面对欧洲议会选举,虽然极右的国民联盟民意分很高,但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依旧占据投票民意第一位,而马克龙的欧洲政策在欧盟仍具有较强的号召力与影响力。

此外,法国经济与社会领域运作正常,商业竞争秩序井然,公共赤字也开始出现下降苗头。

法国社会保障体系虽压力巨大但仍能运作。

法国的基尼系数只有0.295,属于发达国家内最为平等的国家之一。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及欧盟统计局的统计,法国的贫困人口比例占人口总数比例远低于其他欧盟国家。由于贫困既是一个可以用精确数字来衡量的现象,更是一个社会人们通过比较而自我感觉的问题。法国人平等精神向来很强烈,低收入群体要求一直很高,很注重维护自己的哪怕是很小的权益。

此外,覆盖面几乎百分之百的医疗保险以及良好的医疗卫生条件继续使法国在世界卫生组织排名中名列前茅。法国拥有较为完整的免费义务教育体制,这些都是社会发展的良好基础。

法国的国际地位依旧保持稳定。

作为欧盟主导国与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法国在国际外交事务与欧盟事务中依旧有很大的影响力与话语权,这也十分有利于维护法国的国家利益。

法国强调多元世界与多边独立外交政策,与美国、中国均有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在对俄罗斯关系中法国也具有独特的话语权,这些都是法国外交的强项。

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马克龙立即发表了重建声明“我们要重建一个更美的巴黎圣母院,我希望从现在起的5年里完成。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随后蜂拥而来的捐助资金也证明了法国民众的热情与期望。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