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工新力量-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军工新力量

肖隆平 |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发布日期:2017-05-12

军工产业对民资的吸引力:规模足够大,投资标的足够多,商业模式清晰,成长性优良。

赵丰,丰年永泰(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丰年资本”)创始人,也是目前国内市场最大规模军工专项基金领导者。之前3个月内,他和团队走访了15家净利润超过2000万元的民营军工企业。

“这基本是2015年全年走访的企业量,2014年一年也走不了这么多。” 赵丰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民营资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进入军工领域充满信心和期待。特别是通过私募形式对非上市公司进行权益性投资(PE),近年从试水变为“批量”进军,意义远超单个民营企业投资——它补齐了从政府到市场的最后一块拼图。

《解放军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全国有2054家单位获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该证是一家企业实施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的重要依据——其中三分之一为民营企业。

作为民营资本的代表之一,赵丰预计,未来5~10年,中国将诞生出顶尖的民营军工企业,也许就是中国的洛克希德•马丁,或者BAE、雷神。

乐观的前景,基于中国最高决策层对于军民融合的战略布局。

2017年1月22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同志任主任。

从中国民营经济30多年发展的历程来看,军民融合是新一轮“破局”的标志之一。在内外压力之下寻找未来路径的民营企业家和民营资本,需要分享新一轮改革红利来实现新的发展。

从互联网、快消、房地产等“公众行业”转身军工领域的投资机构还有很多。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投资机构榜单中,“军工TOP10”已成为独立项目,意味着军工VC/PE已成为一个规模群体。

投资机构的进入,使民营军工从一个个企业点,逐步演化为一种生态。此前,面对较高的门槛,民营军工企业基本上各自为战,有的思维方式和运行模式还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难以融合力量并参与市场竞争,远不像国有军工那样体系完整。

民营企业可能助推国防工业并带来巨大的变革性影响。

 

对PE的吸引力

赵丰曾在知名PE九鼎投资工作5年,接触过众多企业,其中近百家是民营军工企业。

2014年底,赵丰和几家投资机构的军工板块负责人创立了丰年资本。其时,长期神秘和封闭的军工领域大门已逐渐开启。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随着经济发展,军费当时已连续数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5年3月,习近平同志在全国两会期间谈到,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是我们长期探索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规律的重大成果,是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出发作出的重大决策。

出身于军人家庭的王磊,早丰年资本4个月创立上海兴蒙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兴蒙投资”)并任总裁。此前他一直在新能源、教育和新材料等领域投资,案例如无锡尚德、天威英利。

王磊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说,他从小喜爱武器装备,谙熟军队主战装备。他希望能以投资人的身份满足作为“超级军迷”的愿望。

在北京一家做科技成果转化的基金会做管理工作的周建,也于兴蒙投资成立的同一天,注册成立了北京国鼎科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鼎资本”)。

他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国鼎资本的另三位创始人均出身于军工央企,自己以前在外企做销售员时与他们成为朋友,最后走在一起成为民营军工投资人。

在改革的大背景下,吸引赵丰等人投身军工有四个行业特征:规模足够大、投资标的足够多、商业模式清晰、未来10年的成长性足够好——预计每年不低于10%增长率。

上海财经大学国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晓和对民营军工企业的市场规模做过测算。他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目前民参军企业所占市场份额不到7%,2020年有望升至30%。

在达晨创投合伙人、北京总部副总经理黄琨看来,民营军工企业具备成长性高、响应速度快、售后服务好、价格成本低等优势,是现有军工生产体系的重要补充,为投资公司提供了大量优质的投资标的。

不过,与消费品、文化和TMT等行业相比,投资军工仍然要难得多。在很多其他行业,短期内就能找到不错的投资标的企业,但要把具有投资价值的民营军工企业找出来,“你可能连门在哪儿都摸不到,也没有什么信息可寻。”赵丰说。

 

打开“绝缘圈”

赵丰介绍,此前民营军工企业圈子“自成系统”,相对独立,保密要求极高,导致了投资的高壁垒。因此,要打开“绝缘”的民营军工企业圈子需要一些时间。

对此,各家投资机构各有其“招”。比如北京中军融合信息技术研究院就从提供办理“军工四证”服务开始。

所谓“军工四证”,即根据国家和军队的现行法律法规标准,承担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任务的单位一般应取得:武器装备质量管理体系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保密资格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书和装备承制单位资格证书。

该院院长邓伟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这项服务至今仍然保留,因为有很多想进入军工领域的民营企业,“根本不知道怎么进入”。

对于达晨创投来说,先天优势是规模。达晨创投成立于2000年4月,是国内第一批按市场化运作设立的本土创投机构。在TMT、消费服务、医疗健康、节能环保等领域共投资385家企业,其中66家企业上市,34家通过企业并购或回购退出。截至目前,其管理的基金规模达200亿元。

但他们新接触民营军工企业,一般都要向其普及资本市场的相关知识,比如投资机构能给他们带去哪些好处和影响。

赵丰也介绍,与其他产业相比,相当多的民营军工企业对投融资缺乏了解,需要花很长时间与他们进行“普及型”沟通。这在资本大潮汹涌的其他行业,是难以想象的。

一些民营军工企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纳入军品生产体系,且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军工身份——甚至比国有军工企业更不愿意进入公众视野。任何可能带来麻烦的来访者和接触都被拒绝。虽然有部分企业脱颖而出乃至上市,但一些企业仍保留着较为传统和保守的管理风格。一张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保密资格证书,足以将来访者挡在门外。

比较管用的办法还有为民营军工企业提供“增值服务”。以达晨创投为例,近年来,投资了约20家民营军工企业,还有更多进行了深度接触。丰年资本也投资了20多家民营军工企业。赵丰介绍,曾有两家做红外的民营军工企业,由于产品存在互补性,他们便撮合两家一起对外销售。

工信部有关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自2009年起,工信部办公厅即与国防科技工业局综合司联合在全国采集“民参军技术与产品”,根据军方或军工集团的需求,从上报的技术与产品中筛选出100~150个进行推荐。

改革红利明显,不只是对国防工业,更是对“新常态”下的民营企业。至少三四年以来,成本上升和创新瓶颈困扰着民营企业,他们擅长的低附加值产业竞争空前激烈。当下深化改革的一个重点也是打破垄断,给民营资本以新的生长空间,让民营资本有了一条进入实体经济的路径。

 

布局“生态”

“民参军”给了一批中小规模民营企业迈上更高台阶的希望。赵丰表示,丰年资本投资的20多家民营军工企业中,2017年上半年至少有两三家IPO。“未来三四年是中国民营军工企业的黄金窗口期,将会出现一批成规模、利润在三五千万的民营军工企业。”

在军民融合国家战略的牵引下,融入“民参军”之潮的上市公司多了起来。一位私募基金投资总监介绍,“民参军”的相关概念股重点布局是:前期超跌、业绩高增长、技术领先、模式创新或有望受益于混和所有制改革的优质的“民参军”企业;增发后的股价当前正处于股价倒挂期的部分优质军工标的;订单有望落地显著增厚业绩弹性较大的标的。

上市公司“参军”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类是通过并购或者与科研院所合作快速获得局部技术优势,比如新研股份、恒天天鹅和盛路通信等;一类是获得军工保密资格而进入,比如东方通、大港股份和中原内配等;还有一类是设立军工产业基金,比如和晶科技、坚瑞消防和积成电子,为公司在军工领域的产业发展寻找合适的投资及并购标的。

相对于企业,资本对于军工领域的布局显然更具想象力。

2016年夏天,丰年资本决定对江苏昌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昌力”)进行控股型投资。这是一家从事精密冷拔钢管和液压缸等生产、研发的公司。在原管理团队的基础上,丰年资本派出了一位CFO,并在江苏昌力的产品体系、后续军方需求、资源互补迁移和当地主管部门的沟通方面提供积极帮助。

国鼎资本也用多种投资方式,对一些在军工链条上的突破瓶颈的技术,尤其是军民两用技术,不仅做PE投资,也做VC投资。之前的经历告诉周建,民间存在一批有潜力的高技术,“一旦技术突破,就能转化成装备,成为军方需要的军工产品。”

周建表示,国鼎资本这么做的目的是打造一个自身的军工生态圈,复制红杉资本的“赛道模式”。具体说,就是围绕产业链,投一批军民两用公司,实现生态协同, “形成科技成果武器装备化,优质民营军工资产证券化两个闭环。”

在经历以往残酷竞争现实之后,兴蒙投资同样选择了上下游产业链上的布局。王磊表示,兴蒙投资未来将主要聚焦于军事仿真和电子两个领域,因为如果跨度太大不利于产业协同,比如一家被投民营军工企业是生产雷达的,另一家却是生产步枪的就无法产生协同效应,“只有围绕产业链上下游来投,才可能最终发挥协同作用。”

 

寻找自己的空间

民营军工企业早已不再是承担价廉物美的军鞋、服装等后勤供应,在若干领域,已取得一定的技术优势。

随着中国特色军事变革,高精尖武器装备升级换代的需求对各分系统及单机设备提出更高指标,拉动整个基础工业尤其是电子产业技术替换提升。

同时,半导体产业链向内地转移,近几年苹果产业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的飞速发展,培育了国内的先进技术和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业界估计,实现“民参军”后,整个航电系统面临着从上游到下游的迭代替换,将激活可能高达千亿元规模的军工电子市场。

业界预测,新一轮“军转民”重点或是拥有核心通用技术、同时在体制机制上又比较灵活的企业。“民参军”则更容易来自产业细分领域龙头,拥有核心技术和高校合作背景并且已经逐步参与军品研制的企业,而具体技术方向包括芯片、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红外、先进导航制导与控制、量子通信、自主可控、新材料、大数据、VR&AR等。

万事开头难。以丰年资本投资的江苏昌力为例,最终成功投资花费了一年多时间。

“从两三个月,到半年,再到一两年时间才能谈下的项目都有。”赵丰表示,这是因为民营军工企业长期较为封闭,基本与外界“绝缘”。

陈晓和说,民营军工企业仍然面临政策法规、资金缺口和思想保守三个问题。

比如思想保守问题,多位投资人士都谈到,在中央部署军民融合的今天,仍有观点认为国防科工建设必须全靠国家投资和国有军工企业,让民营企业参加,是与大型国有军工集团“抢饭吃”。因此,一些民营军工企业还持“夹着尾巴做人”的心态。

王磊表示,兴蒙投资目前的应对策略是尽量不投资与大型国有军工集团形成竞争的民营军工企业,而以投资配套企业为主,或者是生产大型军工集团“看不上的军工产品”的企业。

对于资金缺口,越来越多的专业投资机构加入到军民融合事业中,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一问题。

此外,周建希望政府出台支持民营军工企业发展的科技金融政策。比如,2014年6月,北京市海淀区委、区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快核心区自主创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意见》及其配套政策值得借鉴。

海淀区为此设立军民融合专项资金,对具备承担军工项目资质的海淀区民口企业,根据上年度签订的军工项目协议,支持民口企业与军工单位开展研发合作,对于承研的民口企业按照预研投入给予补贴,补贴金额为项目协议金额的50%,最高可达300万元。

陈晓和认为,要激活民营军工企业的发展活力,尚需加强对承担军品科研生产任务的民营企业的指导,让其在军品市场准入、任务竞争、投资、税收、土地使用和军工企业改组改制等方面享受和国有军工企业同等待遇。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